2020年市場展望

在地洞察

我們對亞洲投資的專業與了解來自於我們在亞洲主要市場深入的在地經營。而來自不同地區的多樣性為我們創造了獨特的視角,使我們能夠追求最優質的見解及堅定的信念。

中國GDP增長趨緩,從2018年的6.6%,到2019年第三季僅略高於6.0%。各產業都明顯感受到景氣放緩,包括投資與零售額增長遲緩、出口與工業生產疲軟,失業率也上升。這個趨勢讓次產業間的差異變得更明顯,例如儘管零售銷售放緩,但在線上購物與熱門產品加速成長之推進下,化妝品今年以來銷售成長達雙位數。未來十年中國經濟毫無疑問將持續放緩,然而長期來看,我們預期在消費、醫療保健與科技產業看到投資機會,千禧世代的新消費模式、二線城市消費支出上升、加上願意為了提升品質而支付更多費用,都是在特定消費階層出現的結構性成長預兆。同時,美中貿易關係的緊張局勢也鼓勵了國內科技產業的研發,人口高齡化也推動對於醫療服務與更高品質藥品的需求。

Michelle Qi
投資長
中國

新任的印尼政府已將發展重點從基礎建設支出轉向人力資本支出,以創造更具生產力、可持續性和更有競爭力的經濟結構。隨著該國首都向東加里曼丹轉移,基礎建設將繼續發展,然而這需要時間,因此優勢將慢慢實現。同時在經濟面,由於可支配所得中的公用事業與國民醫療服務費用上漲,政府支出能力將受限,也將為印尼帶來成長挑戰。相較上半年企業擴張值為0.9%,證交所掛牌之企業財報截至今年九月底,企業累計盈餘較去年同期下降1.4%,因此我們對印尼抱持審慎樂觀的態度,看好政府債券優於股票1。我們將關注那些具備可持續營運模式、並提供不錯獲利成長性的公司。

Source: 1Bloomberg, data as at 1 November 2019

Ari Pitoyo
投資長
印尼

2019年由於美中貿易緊張、全球經濟放緩以及對記憶體晶片庫存的擔憂,嚴重影響了韓國經濟,市場預期所有這些不利的因素,會導致股市的每股盈餘成長下降30%。進入2020年,我們認為韓國主要出口商,尤其是能夠利用全球5G網路發展的半導體和IT硬體公司,在盈餘成長上可望出現實質復甦。因此,在韓國經濟進入低成長步調時,投資焦點將轉向軟體產業公司的獲利潛力。另外,有鑑於更趨嚴峻的環境保護法規導致結構性需求下降,我們對化工和煉油(石油與天然氣)等週期性產業,也保持謹慎的立場。

Woong Park
代理投資長
韓國

在2020年預算中,馬來西亞政府預計2020年的增長率為4.8%(2019年為4.7%),財政赤字則預計降至3.2%(2019年為3.4%)。因3.2%的財政赤字目標較之前預估的3.0%更為放寬,因此這個預算案被視為溫和擴張。儘管如此,政府仍然致力於廣泛的財政紀律整頓,目的是在中期將財政赤字降至GDP的2.8%,因此我們對馬來西亞的主權債評等將維持在A3/A-不變。此預算案的重點是促進就業、外國直接投資和結構改革,而不是對大型基礎建設挹注的傳統作法,因此我們對消費、數位經濟、旅遊、醫療健護、沙巴與沙勞越的房地產股票展望樂觀。而在債券方面,我們則是保持中立,偏好以企業債信來提高收益。

Doreen Choo
投資長
馬來西亞

台灣央行預測,在內需支撐下,2020年台灣經濟將成長2.3%,同時,有海外業務的半導體公司預期將增加國內資本支出,並繼續投資於高端技術,這對股市來說較為有利。台灣的半導體供應鏈將受惠於全球對第五代通信網路(5G)日益增長的需求,由於中國必須依賴進口許多關鍵零組件與晶片來維持其企業營運,我們預期台灣半導體產品的需求將維持強勁。生產功率放大器、用於5G智慧型手機與基地台的印刷電路板與積體電路的公司,將會是我們的首選。話雖如此,我們也看到一個主要風險,若美中之間無法達成貿易協定,全球製造業活動將有可能放緩。

Simon Liu
投資長
台灣

2019年,全球經濟放緩、美中貿易緊張以及泰銖升值,對泰國的出口和旅遊業產生了重大影響。家庭債務攀升與人口高齡化都持續為泰國經濟帶來壓力。然而我們認為,泰國的長期投資跟短期刺激措施,可對特定的產業創造投資機會。泰國新政府將加快基礎設施專案,包括連接泰國與其東協鄰國及中國之間的高鐵,這項重要的戰略基礎設施,不僅可在短期內促進就業,長期也能提高區域整體的效率與資源利用率,而交通和房地產開發產業的部分參與者,也能搭上基礎建設的浪潮。在短期措施上,如降低房屋擁有權轉讓稅,以及鼓勵國內消費和旅遊等,將有利於零售和飯店產業,這是泰國的傳統競爭優勢。有鑒於當地低利率環境,我們也看到不動產證券化信託(REITs)和基礎建設公司提供穩定現金流的機會。

Somjin Sornpaisarn
代理投資長
泰國

越南因具競爭性的勞動力與相對較低的工資,經濟仍然維持穩健。美中貿易戰加速了製造業向越南轉移的腳步,並有利於其經濟與金融市場。外資流入是越南經濟成長的重要貢獻者,因此外資企業在越南的崛起,為國內企業帶來更多競爭,在流動性過剩與企業獲利增長的推動下,越南股市的多頭將持續到2020年。在固定收益市場,鑒於有樂觀的經濟前景、通膨溫和且政府債收益率低,越南信貸市場的利差對投資人來說較有吸引力。此外,除非全球市場動盪導致任何短期波動,對將越南從邊境市場重新劃入新興市場領域的預期,也將持續支持投資人的樂觀情緒。

Ngo The Trieu
代理投資長
越南

Michelle Qi
投資長
中國

Ari Pitoyo
投資長
印尼

Woong Park
代理投資長
韓國

Doreen Choo
投資長
馬來西亞

Simon Liu
投資長
台灣

Somjin Sornpaisarn
代理投資長
泰國

Ngo The Trieu
代理投資長
越南

  • Michelle Qi
    投資長
    中國

  • Ari Pitoyo
    投資長
    印尼

  • Woong Park
    代理投資長
    韓國

  • Doreen Choo
    投資長
    馬來西亞

  • Simon Liu
    投資長
    台灣

  • Somjin Sornpaisarn
    代理投資長
    泰國

  • Ngo The Trieu
    代理投資長
    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