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高股息:波動時期的定錨者

過去10年,亞洲股利率增長了239%。我們來看看為何投資人可以透過亞股吸引人的價值獲得更多股利回報的原因。 

Margaret Weir 資產配置經理,股票收益部, 瀚亞投資

2018/09/20 · 約需10分鐘閱讀時間


圖表1. 新興市場 – 每週獲利預期變動 1

隨著獲利展望日趨模糊,股利反而有潛力給投資人提供穩定的獲利。正常情況下企業較少傾向取消或減少股利,因為它會給市場帶來反轉的訊號;而且投資人通常把股利變化視為公司營運與財務條件的象徵。穩定的股利分派也象徵公司有強勁且穩定的現金流。圖表二也證明了,亞洲企業的股利率在歷史上表現通常較企業獲利更穩定。

圖表2. MSCI 亞太不含日本– 股利與盈餘2

它仍受到青睞嗎?

在金融海嘯之後,高股息股票使終受到追求收益型投資者的強烈追捧。在市場預期Fed在2019年仍逐步升息的情況下,高股息股票的表現是否會因利率升高而有所壓抑?針對這一點,美國高股息股票自1927年到2015年的表現反而相當有趣,數據顯示這些股票無論在利率升高的環境下表現都較佳,在利率向下反轉時除外。

在亞洲,我們將美國聯邦利率自1999年以來的變化區分成五個區間。請看圖三,在這些區間中,MSCI亞太不含日本高股息指數在聯邦利率6%以下時都有正報酬表現,只有1999年5月到2000年4月網路泡沫期間下滑1%除外。

圖表3. Fed升息循環期間總回報 (1999 – 2018) 4

在未來18個月美國利率正常化期間,我們預期美國短天期利率匯彈升75~80個基本點。在亞洲,升息的速度預期會更緩慢。

對亞洲高股息的呼應

高股息股票長期優異的表現,在弱勢的市場可以減緩資本利損。在2008與2011市場修正期,MSCI亞太不含日本高股息指數比MSCI亞太不含日本指數分別領先7.3%與10.7%,而根據MSCI自1989年12月到2015年8月的研究,在緩和本土經濟與貨幣的危機時,投資人傾向把高股息股票當資金避風港,因此新興市場高股息股票在同一時期的表現,也比成熟市場的高股息股票要來得好。

好消息是,亞洲企業已經派發了更多的股息。在2008到2018年間,股息收益占亞洲股票整體回報的65%,跟10年前相比上升了39%。請看圖四,這個數據已超過了成熟市場,譬如同一時間股息佔美股總回報的30%、佔日股總回報的48%,歐股居第二約佔62%。

圖表4. 總回報分析 (July 2008 – June 2018) 6

亞洲企業上揚的股利率,是強勁現金流與健全資產負債表的展現。圖五展現了亞股稅前淨負債占盈餘的比例(EBITDA),已從2001年的2.6倍下降到2017年的1.96倍。在這段期間,亞洲企業的每股股利成長了239%,隨著市場預期2019年亞洲企業的淨負債占盈餘比會進一步下降到1.7倍,亞洲高股息股票的展望反而更樂觀。同樣觀察股票淨負債的表現,亞洲不含日本的水準是29%,遠比成熟市場的56%要低得多。

圖表5. 亞股稅前淨負債占盈餘的比例 9

除了穩定的現金流,亞洲高股息股票也提供全球投資人較大的風險分散。跟成熟市場的高股息股票相比,亞洲高股息股票擁有不同的產業分佈。請看圖六,成熟市場裡擁有較強現金流、但成長性較低的高股息企業幾乎都分布在公用事業與電信產業,但亞洲卻全然不同。像我們這種主動式的資產管理者,就能發現在亞洲科技與工業產業中找到高股息的投資標的。

圖表6. 高股息指數前三大產業10

還有更多…

亞洲高股息股票未來還有空間。第一,雖然亞洲企業的股利率在2017年成長14%,超過了美國的7%與歐洲的4%,但亞洲股息的支付比率為42%,仍低於成熟市場的50%。

第二,結構性的趨力也會引導亞洲股利增長。在較早的文章中,我們強調了像南韓、新加坡、香港、台灣等國家將在2050年迎接最大的老年人口,也就是每10個人中就有4人年紀超過60歲。對退休收益的多元需求將刺激市場對亞洲高股息股票的需求,亞洲企業的治理也會面臨相對應的挑戰。

在南韓,國家退休金(NPS)在7月時接受了機構投資人盡責管理守則。這個守則將使機構投資者跟把良好公司治理當最大利益的企業有更多的接觸,這會讓企業有更多的股利派發。其他機構投資者也會追隨國家退休金的腳步,讓南韓其他企業在管理上有更多派發股息的壓力。其實不只是南韓,未來10年內,亞洲企業的治理也會越來越重要。

在中國,當經濟轉型正在發生的當下,我們預期有更多中國企業會把增加股東回報當作企業營運目標的一環。最近不少國營企業對員工持股計畫的推展,就是為了要讓股東回報與管理誘因做連結,以改善股利分派的穩定性。

底部到了

跟美股與歐股相比,亞洲股市看起來相對便宜。亞股目前的股價淨值比為1.6倍,美國與歐洲分別是3.4倍與1.8倍。如果以歷史為借鏡,亞洲市場在這樣的估值水準下,未來1, 3 , 5年的表現都會很好。

現在看來投資人對經濟增長趨緩與企業獲利轉弱有所恐懼,在2018年剩下的時間,市場對經濟數據與資金流向的變化都會相當敏感,這代表市場波動只會更多,不會更少。

在亞股吸引人的價值下,亞洲高股息股票允許投資者從防禦型的資產配置中獲得利益,投資者需要避開配息不穩定與配息政策不明確的企業。主動式的操作者,可透過檢視企業資產負債表來幫助投資人避開這些標的,找到符合配息穩定與配息政策明確的企業。

Margaret Weir

資產配置經理,股票收益部

瀚亞投資

1 輝盛(Factset),Worldscope,MSCI,花旗,2018年8月5日
2. 摩根史坦利研究報告(Morgan Stanley Research),2018年2月28日,過往表現不保證未來回報
3. 收穫股權收益率-認識因子投資,Zhen Wei, Chin-Ping Chia, Saurabh Katiyar,2016年12月
4. 彭博,2018年7月30日
5. 收穫股權收益率-認識因子投資,Zhen Wei, Chin-Ping Chia, Saurabh Katiyar,2016年12月
6. 彭博,MSCI亞洲不含日本指數基金,過往表現不保證未來回報,2018年7月
7. 彭博,2018年7月30日
8. 花旗研究報告(Citi Research),創業板市場策略,2018年5月24日
9. 彭博,2018年7月30日
10. MSCI,2018年6月29日
11. 彭博,2018年7月30日
12. MSCI,2018年7月

本網站資訊僅供參考,投資理財顧問相關資訊由瀚亞投信提供。本公司自當盡力為讀者及客戶提供正確的意見及消息,但如有錯漏或疏忽,本公司或關係企業與其任何董事或受僱人,並不負任何法律責任。本網站資訊僅供參考。本基金經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核准,惟不表示本基金絕無風險,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本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資人申購前,應詳閱本基金公開說明書。瀚亞投信獨立經營管理。本網站內容未經同意,不得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